鉴宝网|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供求 >

清乾隆木雕金漆普贤菩萨像亮相北京东正2016春拍

编辑作者:鉴宝网   浏览:261次

北京东正2016年春季艺术品拍卖

预展时间:2016年05月12日-05月13日

拍卖时间:2016年05月14日-05月15日

展拍地点:北京嘉里大酒店二层大宴会厅

北京东正五周年暨2016年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将于2016年5月12日至5月15日于北京嘉里大酒店(二层大宴会厅)举行预展及拍卖。届时,我们将为您呈现一场精彩的文物艺术品拍卖盛宴。

本次北京东正2016年春拍[重要宫廷夜场]中一件“清乾隆木雕金漆普贤菩萨像”极为引人注目,北京东正特邀首都博物馆研究员黄春和老师撰文,为您解析这尊木雕金漆普贤菩萨像之精妙。本期内容即为此文节选。

木雕佛像是指用各种木质材料雕刻塑造的佛像。。。。。。佛教传入中国后,木雕佛像很快便被国人接受,据史料记载,东晋著名雕塑家戴逵曾雕造一组丈六无量寿佛及菩萨像,首开我国木雕佛像之端序。历史上,木雕佛像无论在印度还是中国都十分流行,是佛像艺术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品种,在佛像艺术史上具有独特的地位和影响。然而,由于木雕像不易保存,容易毁坏,现存实物同其它种类佛像相比明显不足,而早期造像尤其稀少。这一情形在国际佛像艺术品市场上产生了重要影响,直接导致市场上木雕佛像为人争相追捧、价格居高不下的奇特现象。

此次北京东正拍卖公司推出的这尊木雕金漆普贤菩萨像是一尊非常难得的木雕佛像,可以说是近年国内市场出现的一尊品级最高的木雕佛像。

清乾隆木雕金漆普贤菩萨像 H:120cm

我们先看它的造型特征。此像头戴花冠,头顶结葫芦型高发髻。面相饱满,慈眉善目,法相庄严。上身赤裸,胸前挂相圈和长链;下身着长裙,衣纹飘逸自然,密集的裙褶上缀满联珠式璎珞;双肩披大帔帛,手和足部饰有钏镯。呈丁字步站立,头部高昂,略向右偏,躯体浑圆,身体重心明显倚于左侧,姿态优美而富于动感。菩萨身下有圆形莲花座和方形束腰式金刚宝座,身后又有巨大的舟形背光,共同彰显出菩萨福德与智慧的圆满与庄严。

清乾隆木雕金漆普贤菩萨像(局部图)

再看它表现的题材。根据菩萨的姿势和全身的装饰,我们一眼便可以确定它表现的是一尊菩萨像,而且还可进一步确定为八大菩萨中的一尊。它是什么菩萨像呢?方座上雕刻的动物给出了答案。方座的束腰部位雕有二狮拱卫一象,象居于中央,无疑代表的是尊像的坐骑;哪位菩萨以象为坐骑?自然就是普贤菩萨。

清乾隆木雕金漆普贤菩萨像(局部图)

对比雍和宫菩萨殿供奉的八大菩萨像,此尊姿势及手印也与雍和宫八大菩萨像中的普贤菩萨完全一致。因此可以肯定此像表现的正是佛教八大菩萨像中的普贤菩萨。接下来看它的工艺。此像以楠木雕刻,雕完后又进行了塑形并漆金。从造像表面的自然裂纹和台座破损的痕迹可以明显看出,它采取了我国古代传统的木雕工艺。其完整的工序是:先用生漆包上麻布,用漆灰塑造所需的形体;而后是漆金, 工艺繁简不一,有贴金、上金和泥金三种不同,过去北京行话称“一贴三上九泥金”;最后是罩漆,即在装完金的佛像表面再罩一层薄漆,既可保护装金,又能使佛像表面产生光亮的效果。最后,看它的时代与风格。此像从整体到局部,从表现手法到制作工艺都体现了清代乾隆时期藏式造像的鲜明特点。如菩萨方正的面形、写实的衣纹、匀称的比例、规范的造型等,都是清代中期内地藏式造像的基本特征;菩萨的花冠、珠链及钏镯的样式与清代内地藏式菩萨装造像如出一辙;菩萨的造型样式也与时代完全相符,在北京故宫、雍和宫和承德外八庙的佛堂中常见其样式与组合;而菩萨台座与背光的造型样式及上面的雕刻纹饰,更是清代乾隆宫廷造像上流行的样式与装饰风范。

清乾隆木雕金漆普贤菩萨像(局部图)

清乾隆木雕金漆普贤菩萨像(局部图)

综上可见,此像是一尊清代乾隆时期的木雕金漆普贤菩萨像,其完美的造型、典雅的风格、高贵的材质、复杂而精细的工艺,体现了清代乾隆时期宫廷造像的鲜明特点,展现了清代皇家艺术气象,具有重要的文物艺术和鉴宝价值。

最后,根据清代宫廷造像的历史分布和与现存宫廷木雕造像实物对比分析,这尊木雕金漆普贤菩萨像与承德外八庙有着一定关系,因为承德外八庙是清代乾隆时期皇家寺庙和宫廷造像最多和最为集中的地方,也是当时木雕金漆造像最为流行的地方。外八庙是河北承德避暑山庄东北部八座藏传佛教寺庙的总称,先后于清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至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间陆续建成,因地处北京和长城以外,故称外八庙,包括溥仁寺、溥善寺(现已不存)、普宁寺、安远庙、普陀宗乘之庙、殊像寺、须弥福寿之庙、广缘寺。外八庙各殿堂原来供奉佛像无以数计,但经清末民国外国列强的破坏和洗劫,所剩不多。现存造像大多为木雕金漆或夹纻像,采用中原地区的传统技术雕制而成。它们皆由皇家招募的工匠制作,如其中的五百罗汉像史料明确记载出自杭州工匠所为,所以代表了当时佛像雕刻技术的最高水平。此像在时代、风格、工艺和体量等诸多方面符合承德外八庙殿堂供奉,因此我们认为极有可能出自承德外八庙中某一寺庙殿堂。

(首都博物馆研究员:黄春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