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网|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供求 >

陈卫闽个展《被静止的示意》将在北京开幕

编辑作者:鉴宝网   浏览:865次

陈卫闽海报

ArtDepot艺术仓库诚挚地邀请您4月9日参加艺术家陈卫闽个展《被静止的示意》开幕活动。此次展览为陈卫闽在艺术仓库的首次个展,届时会展出艺术家近几年的两个系列作品,共计16件。同时,展览上将会以呈现老照片的方式梳理艺术家从1979年至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生活创作状态。此次展览将持续至2016年5月15日,欢迎大家届时莅临。

时间:2016.04.09 04:00pm

地点: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院798艺术区七星东街311楼一层五号艺术仓

1979年,陈卫闵与叶永青,裴庄欣,赵华在四川藏区。。

比时代更任性的人

叶永青

每次回老川美,吃完晚饭,总要顺道去了老同学陈卫闽位于黄捔坪坦克仓库的画室中坐了一会。

如今这个艺术区全然沒有了美院搬迁前和市场勃兴时的那种热闹拥挤的场面。所有的繁华忽然无疾而终,冷火秋烟一派清静。只剩下老陈每天仍然要呆在工作室,反复摆弄和捣鼓他满屋子用检来的日常家伙什拼接的装置,像在布一局注定失败的棋局。这平凡稀松日常的瓶盆椅架在他这里变成了咄咄逼人的难题,让批评与藏家颇为尴尬如坐针毡无从上下其手!面对老陈过去那些不容忽视的杰作,以及现今残酷冷血、无情无趣的宗教式的终极诘问,整个成天热火朝天挖地三尺追寻艺术冷饭和热钱的行业顿陷入一种肤浅与自欺。今天的中国艺术现实状态只不过是个刚刚及格的大卖场,熟谙以人云亦云众人皆知的新老小清新为坐标,而对真正令人不安芒然失措的天才的东西无从选择!好的艺术时代经常乐见并热恋烫手的山芍,这样的认知远还未到来。这才是真正的工作室——虽然一穷二白,却热衷于研究奇怪的亊物和秘密的情绪,制造令自己麻烦和别人不安的东西。

1980年,左起:马祥生,赵华,何毅,胡仄佳,陈卫闵,赵建国,刘从军,叶永青在北京故宫博物院

对于知识分子类型的艺术家来说,流离失所意味着从寻常生涯中解放出来;在寻常职业生涯中,“画得不错”和跟随传统的步伐是主要的里程碑。尤其在中国当代艺术的特殊语境中,远离符号化的风格主义和图式化的流亡意味着将永远成为边缘人,而身为知识分子的所作所为必须是自创的,因为不能跟随别人规定的路线。如果在体验那个命运时,能不把它当成一种损失或要哀叹的事物,而是当成一种自由,一种依自己模式来做事的发现过程,随着吸引你注意的各种兴趣、随着自己决定的特定目标所指引,那就成为独一无二的乐趣。你可以在陈卫闽的心路历程中看到这一点;他是生活在重庆的画家和学院的教员,在三十年的艺术生涯之间以目击和沉思者的身份居住于黄桷坪,这个昔日在艺术思潮和市场风口浪尖上的时代狂欢与热闹繁华落尽,只剩下人去楼空的孤寂。时光消逝黑夜降临,陈卫闽仍然在原地持续记述着属于他这一代人特有的思想发展的自传,诉说他的生涯以及艺术创作在当下困顿的情形。他的作品包括了《新农村》、《历史学》和日常之物改装的装置祭坛,这些描写上世纪末至今的撕裂般的发展轰轰烈烈变迁历史的血色黄昏,成为他笔下的风景和日常物什。真切地重返现实又荒诞地超离事外,总是以沉重胶着和激进逼人的姿态出现。这些景观非关风景,而是关于历史与文明和暴力之间的冲突,老陈的任性之笔在于几乎将图像修改成了拒絕观看的索然和殘忍,文明,演变成桥下的社会景观:人人在血色的河流中沉浮,不能自拔!

1981年,张晓刚与同学于重庆 (2)

痛苦是一种能力,我看到社会肌体正快速地丧失它:时代的自我,在情绪的阶段就完成了,不再下沉去追索这种能力。既无力处理个体悲剧资源,也无力反思种族集体性沦䧟。每每面对灾难,没有痛苦只有情绪;痛苦向来蔑视自身的对立面,而情绪时刻都在对立中。大家都抢着在情绪阶段发言,很少有人有能力沉到痛苦的淤泥中才开口。好的作品总是让你远离正确答案,在老陈笔下,哪怕画出把安乐椅都会让人如坐针氈!这种奇异的、不定的历程,迥异于我们今天所称道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在市场和权利的导向中固定下来职业性的表面脸谱,其中蕴涵诸多脱离时代的、个人化的生气勃勃、无休无止的自我发现。

1989年,陈卫闵,张晓刚,刘勇,王毅,甫立亚,叶甫纳在重庆。

一个人,脑袋里所有的內容只由他的时代來提供,他就是不幸的。仿佛是一張白紙,从出生到死亡,时代则是个比你还任性的的画家,不断在现实世界上面塗画着。在很多時候,我们会错认为那些形象就是自己,并且为此捍卫坚守,或者为此攻击变幻。人们再也看不见,那张被塗抹过曾经单纯的白紙后面,有更为宽广的世界。

诚恳地生活,永远大于具体的时代。活成一个比你的时代更任性的艺术家!也许令人不悦,让人坐卧不安,也要在这个时代做一个有最充分视角的、最耐心的旁观者。不与之同流合污,亦不必相距太远,确保看清那些正经历者的麻木和荒诞不径。不必嘲笑,是他们替代你在麻木着。记下你所目睹的,要阻止自己在完成这个角色之前疯掉。

任性地为而不有——給当下言必创业与回报的时代出一道难题。

2016.2.25于云南弥勒

1990年,陈卫闵与甫立亚双个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