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网|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供求 >

让文物瑰宝活起来

编辑作者:鉴宝网   浏览:835次

(原标题:让文物瑰宝“活”起来(组图))

3月29日,省博物馆工作人员在查看征集的船舵。

省博物馆从昌江黎族自治县征集的黎族族谱其中一部分。

3月29日,省博物馆工作人员在查看征集的公仔戏木偶等物品。

省博物馆征集的罗盘。

本报记者 杜颖 尤梦瑜

我省近期发布了省博物馆二期展陈的全新内容,这是省博开馆8年来最大规模的改陈。

历时1年多的酝酿,经过专家认真研判一致通过的展陈方案,用丘濬的《南溟奇甸赋》串起文物展陈,为海南探索互动式、体验式的文博改革新路。

省博物馆的新展陈,将在2017年正式与公众见面,它将带来怎样的震撼感受?请跟随海南日报记者的脚步,深度感受这一次海南文博改革将带来的变化。

文博改革

《南溟奇甸赋》 串联展陈

将海南的历史、人文、自然、 民俗等内容分类呈现

省博二期土建工程几近完工,内部展陈如何设定摆在了我省文博工作者的眼前。

数十年来,放眼中国国内的博物馆展陈,经历了从“通史展”到“区域文明展”的转变,近年来各类特色展陈层出不穷。海南的展陈将以何种方式带给人全新面貌?

历史人文、民俗风情、琼岛物产……面对如此多需要呈现的内容,怎么去讲好海南故事?能不能用一条主线将海南的历史全部串联起来?经过反反复复论证与探讨,“南溟奇甸”成为文博专家们的一致选择。

熟悉海南的人们多有了解,“南溟奇甸”一词源于明太祖朱元璋《劳海南卫指挥敕》,敕文以“南溟之浩瀚,中有奇甸,方数千里”形容当时的琼州。明代理学名臣丘濬依此作《南溟奇甸赋》,让“南溟奇甸”成为了海南的代称。

事实上,在省博一期的历史文化展中,其海南历史部分就已使用了“南溟奇甸”这个主题。这一次改陈,省博决定将这个主题沿用并扩大为整个二期的大展览主题,将海南的历史、人文、自然、民俗等内容以《南溟奇甸赋》中所提及的种种记述为本,分类呈现,整体串联。

由明太祖皇帝首提,而又被明代著名文人作赋的“南溟奇甸”,足见琼州在中国版图上的独特地位。但专家探讨中也有人质疑:“虽然《南溟奇甸赋》分量重,但它距今也只有500多年,能够代表海南2000多年的历史吗?”

这就要从能读懂《南溟奇甸赋》开始。作为一代大家,丘濬的《南溟奇甸赋》以奇士与翰林主人问答的形式,气势磅礴、笔力雄劲地对海南岛的地理位置、自然环境、交通、物产、历史、文化、民俗等多个方面加以描述。丘濬以其宽阔的视野与自己对社会政经的视角向外界介绍了自己的家乡,凸显了海南岛的独特魅力。

首度揭秘

打造互动平台增强体验感

参观者走进展览中,既可品、也可闻;既看文物也看文物保护过程

丘濬所作的《南溟奇甸赋》对海南岛美丽富饶的描述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省博按照赋里有名气的段落字句,作为贯穿各展览的名字,讲给岛内外来客以生动的海南故事。

2017年即将全新面世的省博,以“赋”为本,设置了开幕特展、两大专题陈列、三大基本陈列和非遗“四个一”展览,这些都紧紧围绕着《南溟奇甸赋》所展开。

作为整个展览的基础,三大基本陈列分别以“南溟泛舸”、“方外封疆”、“仙凡之间”来命名,呈现海南的海洋文明、历史文化和传统民俗。

比如“南溟泛舸”,展览集中讲述的就是海南的海洋文化。作为我省文物工作的突破重点,“华光礁一号”沉船出水文物将会正式亮相。

这与西安的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类似,一边修复,一边展出。

省博藏品保管部副研究员包春磊说,华光礁一号沉船511块沉船船板的脱盐脱硫工作已结束,逐步进行填充加固。在二期开放时,这些出水文物会和参观者见面。

回顾海南发展史,从“孤悬海外”到一点点地“封疆拓土”,一步步“岛海归宗”与大陆相依相融。“蕞尔小方外之封疆,宛然大域中之气象”与大陆隔海相望的海南岛绽放“奇甸之新”,一件件珍贵的文物将展示出“方外封疆”的峥嵘与新异。

“惟徒所居之地,介乎仙凡之间。类乎岛彝而不彝,有如仙境而非仙。”《南溟奇甸赋》中的这一句描述,表达了丘濬眼中故乡的神奇美丽。那么如何展示出这“介于仙境和凡世之间,似是岛屿但又有不凡,似是仙境而又并非虚幻”呢?

省博陈列部主任章佩岚说,“我们将按照海南的地理,分为西北、东部、南部及五指山峰这4部分。作为文化主体的主人这里多民族且各有特色,仙凡之间就是要展示出多样的琼州风情。”

2017年即将推出的省博二期在规划设计上早已不再是平铺寡淡的陈列空间,参观博物馆也不再是通过透明展柜了解藏品信息的单向传播。博物馆作为一个文化传播空间愈加趋于为参观者打造一个互动平台,强调每一位参观者的体验感,让每一个参观者以亲身体验去感受文化的魅力所在。

“我们不仅要让参观者看,还要让他们品、闻,让他们参与进展览之中。”章佩岚所说的正是被取名为“江山有待”的非遗“四个一”展览。

《南溟奇甸赋》中,翰林主人曾问奇士:“难道你说的奇就只是奇在了物上吗?难道没有人才吗?”

“琼工坊、琼肴街、琼崖村、琼戏台,海南的非遗在这里都可以看到。”章佩岚说。

在这个空间里,参观者可以在琼肴街了解海南饮食文化,还能在戏台听一曲琼剧。馆方也计划在该空间邀请非遗项目传承人进行活态展示。参展者可以看到黎锦苗绣如何在一线一梭中成型,传承千年的晒海盐有怎样的工序。

陆上瑰宝黄花梨、沉香;水中珍宝砗磲、玳瑁,除了将这些奇珍艺品展示出来,省博还计划通过移植铺设沉香道,让人们去真切地感受大自然的造化。

探寻宝物

多件珍藏此前从未展出

昌江峨港黎族族谱记录家族数百年历史,清代民居展示市井生活

在省博二期的展陈中,将出现大量过去不曾展出的新馆藏,而搜集这些新馆藏的过程,让海南的文博人多年以来付出了巨大心血。

昌江峨港清代黎族族谱

其中的珍藏之一,就是此前从未对外披露过的叹为观止的清代黎族族谱。

今年新春伊始,省博物馆副馆长陈江就收到了一则好消息。“昌江黎族自治县乌烈镇峨港村有家族数百年来形成的黎族族谱,这太神奇了,人人都知道黎族是一个没有文字流传的民族,怎么会有族谱的出现?”

这条线索的提供者,正是昌江黎族自治县博物馆馆长黄兆雪。不久前,黄兆雪发现爱人的家乡峨港村存有令人惊叹的黎族族谱,敏锐的直觉告诉她这族谱绝不一般,于是将这一消息迅速传至省博。

陈江和章佩岚等文博专家赶到峨港村时,也被这里黎族传统民俗村落深深吸引。峨港村全村1.1万人口的村落,数百年来讲的都是黎语。

这是一个长约8米、宽约5米的超大白色布匹上绘就的家族谱系。族谱记述开始的时间是清代,经历了16-20代的繁衍,从最初的一位始祖经过几十代的繁衍生息,反映在族谱中,就是一代代人的名字,每一代人的名字是用黑色的汉文书写,名字之间都是用奇特的红色黎族符号线相连接,符号线究竟代表的是什么?尚无法解读。

“最顶端是一个人,越往下越密集,黎族族谱实际上展示了一个大家族开枝散叶的过程。”章佩岚说,当大家一齐拼凑黎族族谱时,完整的族谱几乎覆盖了村委会整间房子的地面。

峨港黎族族谱上清晰记述着“始祖根原住于福建省莆田县甘蔗园猪屎巷家坐北向南大门朝对张家大庙”。在宗族繁衍中可看到“启圣——允初、显初、财初——加义、加祥(四世祖名加祥坟墓于梓桑地坐东向西没后属都天)加盛、加治、加祚、加祯”几代相传的谱系描述。

结尾还有“民国三十六年润二月初三族敬修”等字样,体现的是一幅完整的家族繁衍史。

“我们将邀请民族学学者仔细研究进行解读,这对黎族在海南的迁徙史的研究具有重大意义。”章佩岚说。届时,解读出的峨港黎族族谱也将在省博二期的展陈中与广大观众见面。

4套清代民居1:1复原

如果说黎族族谱是从未与广大公众见过面的新馆藏,那么海南公众也自然会对第一次见到1:1复原的清代民居而感到震撼。

2015年7月至11月,省博物馆文博专家们在海口长流镇、琼海博鳌乐城搜集而来的3栋清代琼北民居和2栋琼东民居,至今静静地散落在博物馆的库存中,等待复原。

在2017年,5栋清代特色民居,将以1:1的比例,重新在省博得以原貌恢复。以小青砖叠砌、中空隔温的琼东民居建筑,和以石墙为主体、以木构架为框的琼北民居建筑,共同构筑数百年前的市井文化生活场景,一改过去展陈仅以平面文字图片介绍为主的方式。

琼北3栋民居的收集,背后还有一段不同寻常的往事。

位于海口市长流镇的博抚村,正处于海口五源河片区改造的计划之列,海秀高架桥要横穿村庄而过,博抚村黄氏祖屋恰在征地拆迁的范围里。

2015年夏天,省博专家王辉山恰好路过该村,村民们对古建筑按照瓦房补助正在犯愁。王辉山发现,无论材质、工艺、年代、价值、完整性上,眼前这3栋清代完整民居,无疑都是海南琼北特色民居建筑的典范,是具有一定历史、艺术和研究价值的,这为何不可以成为省博的展陈宝贝?事不宜迟,王辉山赶紧回到省博商议,在民居被拆迁前,抓紧时间抢救保护。省博经研究决定,向地方拆迁主管部门发出函件,要求对E94、E95、E103三个地块房屋进行评估,购买清代民居在省博二期进行陈列展览。

经过多次协商,总计355.59平方米的3栋清代民居最终得以购回。在那一段时间,王辉山来来回回跑了几十趟长流,参与全程,把所有构件一一编号,每一个构件都测量、拍照、画图。

王辉山感慨道,如果建造100平方米的传统民居,用古砖古法建造古建筑,大概要花费上百万元,而同样面积的平房用钢筋混凝土等建材,只要二十几万元。所以,人们选择盖古民居的将越来越少。

正因为考虑稀缺性,省博决定腾出二期东南角方位花园1:1恢复5座清代民居,并将市井文化和非遗展示也放置其中,让公众今后在参观时有身临其境之感。

当然,除琼北民居建筑外,省博还在博鳌乐城购置了2套完整而制作工艺复杂的清代琼东小青砖特色民居。

待解问题

民间文物征集困难

线索来源少,展陈尚存较大缺口

一次文博展陈改革,实体文物无疑是其中最为重要和关键的因素。但文物搜集如大海捞针,文博工作面临着诸多困难。

“我们想发动全社会,让群众市民都参与到帮助我们征集文物这一活动中来。”陈江说。

“在民俗方面、海洋方面,我们的实物展出品还非常匮乏,可以说是奇缺。”章佩岚感言。

比如南海的沉船打捞,已是多次盗掘之后的打捞,呈现出碎片多、残缺品多,品种少、型号少,而展陈需要的恰恰是品种丰富,而不是一个物件几百次地重复出现。

民俗文化的非遗展览,也是展出品比较匮乏的领域。如果要全面展示非遗技艺,那么就需要呈现出一个完整的过程,需要人与物相交织,并且在一些情况下需要大型器具来辅助完成。

于是,省博又开展了视频呈现,如传统的手工榨糖技艺,进行专门的视频录制后,在新展馆中循环播放,让人们对这一传统技艺有更深的认识。

王辉山时常用“捡破烂的”这一个词儿来调侃自己。“文物征集非常不易,线索来源少,我们不可能每家每户去跑。”王辉山说,大部分时候,即便展陈品找到,所有权人多会“坐地起价”,你不找还没啥,找了就涨价,商谈很困难。

此外,法律界限模糊的问题,近几年来也困扰着文博工作者。比如海洋类展陈品中需要海捞瓷,市场上就有一些人从海上盗采海捞瓷售卖,品种很多,但文博工作者即便看到了,也不被允许去市场回购。“文物属国家所有,不允许买卖,很多时候眼睁睁地看着它流失掉,很心疼。”

文物的一个显著特征是“被留下了人类文明”,各种海捞瓷如今很多已经散落到民间藏家手里。近年来海南省文物局在配合海关查处和打击滥采滥盗沉船等文物上一直不遗余力,但市场上仍会出现藏家将文物不断流转的无奈现实,这些文物恰恰是文博既需要又无法得到的。“这也是我们的矛盾所在。”王辉山不无感慨地说。

征集《琼州海黎图》用了3年,为一幅较为完整的《东海更路簿》耗时5年……文博展陈之困需要全社会的帮助,打开人人参与支持的大门,才能从根本破解这一难题。

(本报海口3月31日讯)

新亮点

1、边修复边展陈,华光礁一号等沉船修复过程将被展出

2、VR(虚拟现实)技术在省博得以应用

3、电影播放形式展现世界非遗——黎族制陶

4、清代民居将以1:1方式复原在省博二期的室外展出,恢复清代市井文化原貌

5、以创新合作方式对珍品黄花梨、沉香、砗磲等进行展出

6、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动态过程呈现

7、将作出海南历史文化“导游图”,实现文博与旅游相融合

8、拟移植沉香和花梨,分别以沉香大道和花梨大道出入博物馆

制图/石梁均 本版照片均由本报记者 宋国强 摄

(来源:海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