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网|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供求 >

北京泛空间将推出“Motherhood”许静宇个展

编辑作者:鉴宝网   浏览:951次

Motherhood-Xu Jingyu‘s Solo Exhibition

许静宇个展

开幕日期:2016.4.9 - 16:00

展览日期:2016.4.9 - 2016.4.24

展览地点:泛空间

展览地址:北京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707街红石广场)

许静宇《白衣裳》,2013,织物和头发

“先穿一串叶……”许静宇在一个电脑文档里写下了这句话及其他几条札记,全是简短的片言只语。她的工作步骤和思想轨道几乎没有痕迹可追循,仿佛出自天使之手,但最终诞生的不同介质的装置作品却兀然独立,没有任何缺失。她每一次创作的物件和装置看上去均源于素描和构思笔记,这些笔记往往不写入电脑文档,而是包含在素描的画面中。她使用多种语言,旅居法国里昂的一年里常用的是法文、英文或中文。不同语言,便于指称不同的事物。

许静宇《卜心》,2011,绘画的框和艺术家的头发,142×75×9cm

她的文字似乎只代表“计划”的一半,另一半惟独对艺术家本人才存在:是她决定着让什么显现,什么隐而不见。写出的片语令氛围更加浸润,描绘着某种萦绕创作过程的感觉。这些抒发情绪的字句待到作品完成仍然留存在那里,充盈装置作品的空间,正如它们给了草图以感情色调一样。

许静宇,Q,2009, 人造人造毛皮和木材,120×70×50cm

尽管许静宇的作品具有个人化的外表,她并不把自我投射为作品人物,记录生活并分析感情。她的作品不带日记性质,毋宁比作一出舞台剧,她是当中的导演,选取不同人物来让他们扮演角色,抒发情绪。她所完成的场景像是一种“整体艺术”(total art)般包含了她的导演过程,其中囊括着多种媒介,观众便从这个整体中得出印象。被呈现的场景与艺术家之间既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私人关系。

许静宇,潘先生,2009,织物和羊毛和树脂, 240×106×76cm

在《安塞希腊佑佑的世界》(2011)中,许静宇创造了一个非常干净的、材料完全融合的空间,里面一片素白,像一个剥离了色彩的房间,譬如说医学治疗的场所。白色关乎贞洁与纯净,同时也可以被赋予某种疗伤之效。

许静宇,箱子,2013,牛皮和织物,61×50×50cm

她借助于所使用的材料营造了一种冲突;玻璃制成的镜子并非坚实之物,它容易破裂,随时可能丧失其优雅流畅,变为尖锐而危险的碎片,因此只要踏错一步或有某件东西沉重地坠落,《安塞希腊佑佑的世界》便可能化为一个凶恶之地,令赤足行走变得痛苦。其他材料是柔软的织物,与玻璃对比鲜明。假如不去考虑镜子转化为玻璃渣的潜能,那么《安塞希腊佑佑的世界》可以看成是一个清洁、柔软而细致的想象空间。

许静宇,法器,2013,钢,182×5×5cm,编号 6 + 1 AP

许静宇,无题,2009,织物和针,16×8×8cm

把这件2011年的近作和过去数年来的作品相比,始终不变的是暖与冷、软与硬、美与残酷的对照。许静宇喜欢在她的装置中处理犯冲的材料,她对织物的运用手法多种多样,时而缝纫、时而捆扎、时而覆盖。《安塞希腊佑佑的世界》或许是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升华了所应用的材料。

许静宇,EO,2009,织物,50×55×60cm

许静宇,盆景,2012,织物和木材,137×130×78cm

正如《安塞希腊佑佑的世界》所提示的那样,许静宇的作品不流露感情。它们的样子是美丽迷人的,却也是深渊般不可窥测的。

美与深渊是近邻,许静宇的作品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许静宇,抽纸盒,2011,织物和现成品,30×28×20cm

许静宇,孔,2013,织物,170×50×35cm

不时会听见有人指责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带有某种软弱性,说她们任由情感驱使,而不是充分调动创造之灵与艺术自我。然而在许静宇的作品中根本无法发现软弱的端倪;恰恰相反:它们因强大的锐气而光华熠熠。

(文章标题:许静宇近作《安塞希腊佑佑的世界》观感)作者:亚历山大·格林姆,郑远涛 译,2012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