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网|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供求 >

2015秋拍上演冰火两重天:两极分化加剧

编辑作者:鉴宝网   浏览:737次

《﹃叶隐闻声﹄花卉工笔草虫册》齐白石尺寸 32cm×: 26cm×18

从11月中旬开始,内地秋拍拉开大幕。经过半个多月的鏖战,随着12月9日保利秋拍的收槌,2015内地秋拍进入尾声,嘉德、翰海、保利、匡时、传是、东正分别以18.31亿元、7.16亿元、29.5元、10亿元、3.25亿元、2.8亿元顺利收官。与春拍相比,北京几家大型拍卖行秋拍的总成交额勉强持平,在拍后的采访中,拍卖行的工作人员向京华时报记者提及最多的一个词就是“有喜有忧”。在业内人士看来,本次秋拍可谓是“冰火两重天”,“顶级作品抢手,一般面貌无人问津,两极分化加剧,未来行业竞争将会更加激烈”。

京华时报记者易小燕

A 现象

现当代艺术

顶级作品不愁嫁一般面貌难易主

因为拿到了重量级拍品,且首次推出夜场,嘉德现当代艺术部分在拍前就备受关注。在准确的布局下,最终夜场取得了意料之内的高成交率:“中国20世纪及当代艺术之夜”专场成交率为96%,成交额为1.276万元;“85新潮三十年纪念专场”13件作品100%成交。市场环境不好的重霾在这两场中全然不见踪影,石冲的《欣慰中的年青人》以3795万元拔得夜场头筹,并刷新艺术家单件作品拍卖纪录。据了解,这件“石冲前三名”的作品最终由泰康拿下,此前被一度认为估价“太冒进”,让私人藏家不敢近身。

而在翰海,“这一季并无特别突出的表现”,对于最终的成交情况,翰海油画部负责人冯宇谨慎地用了“平稳”两字。翰海今秋拍品的质量一般,不过现当代艺术所取得的90%以上的成交率,还是足以见其对市场的判断力,“老油画部分的成交情况还不错,市场相对稳定”。让冯宇颇为意外的是一件石良的油画——《默》,“现场竞价非常激烈,因为没有落款,委托方给出的底价仅8万元,最终却以48.3万元成交”。在她看来,这件高价成交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多位藏家认识到了作品的重要性,“举牌的均是有备而来”。

冯宇认为,“拍得好不好,主要看征集”。在这一季中,各家掐尖的表现不俗,私人美术馆和机构都不愿意错过,“虽然作品要价很高,但数一数二的标的没有出现流拍”。冯宇说,“市场没有那么好,也没有想象得那么糟,主要还是看质量,一般面貌的、价格虚高的就不好出手了”。

书画

近现代名作受捧当代书画已式微

嘉德、保利和匡时的书画夜场,成为每一季大拍必看的重头戏,每家夜场的成交额几乎占据当季拍卖总成绩的一半。

本季秋拍中,率先举槌的嘉德“大观”取得了9.2亿元的总成交额,其中李可染的《万山红遍》以1.84亿元成交。频频出现的高价,让大家都忘记了艺术品市场尚未走出寒冬,让人遗忘“市场寒冬”的情况还出现在保利秋拍的书画夜场上。“近现代书画夜场”“古代书画夜场”分别斩获6.4亿元、2.43亿元,18开齐白石作品《叶隐闻声》花卉工笔草虫册以1.15亿元成交,创下齐白石的单件世界纪录。

相较于前两家来说,匡时这季没有太多抢眼的拍品,但过硬的成交率还是足以说明拍前所做的努力。匡时书画部业务经理晏旭表示:“如果打个分数的话,算是及格分的表现吧。”相较于普通标的来说,具有文化内涵的作品比较受追捧,“遇到真正好的东西,藏家都不会在乎尺幅的大小,如这一次《畅怀——历代书法夜场》,傅山一件《草书五言诗》的扇面,底价25万,拍出了120多万元;傅山的另一件立轴才取得500多万元的成交价”。

与前几年市场相比较,让业内人士最为感慨的是,“当代书画在多家拍卖行中竟不见了踪影”。这一季中,专门设置有专场的只有翰海,且占比不大,“前些年炒得太高了,随着礼品市场的退潮,彻底没戏了。”一位艺术市场资深专家说。不过晏旭表示,从长远来看,当代书画肯定会增长,“好的当代书画作品同样会走进历史,但选择和淘汰这条路还有很长一段需要走”。

古董器物

本季掐尖拍品少日场成交普遍差

单从顶级拍品的数量来说,保利夜场上出现的器物算是本季秋拍最大的亮点。在其“超级夜场”中,三大专场贡献4.55亿元的成交额。

一向被业内认为“买瓷器好去处”的东正,今年似乎被顾景舟的紫砂壶抢去了风头。不过,东正的“明清宫廷御瓷”专场表现抢眼,其中最贵的是原北京市文物公司旧藏的“明永乐御窑青花葡萄纹花口大盘”,以2070万元成交,专场以总成交6951.75万元收官,高达89%的成交率让各家难以望其项背。

“瓷器越来越难做了。”一位拍卖行工作人员向记者感慨道,“古董器物这种拍品,顶级的数量稀少,拍一件少一件,在当前这个市场环境下,征集太难了”。的确,就连金秋的香港市场,都难见掐尖的拍品。在内地秋拍的日场中,多数成交在一半左右徘徊,甚至出现了30%的成交率。

《万山红遍》李可染尺寸 75.5cm×45.5cm:

B 亮点

三件重量级拍品过亿

大拍中的夜场,齐集了当季拍卖的“天价”标的。本季内地秋拍中共出现了三件过亿拍品:11月15日晚,嘉德秋拍“大观”夜场上的李可染力作《万山红遍》;12月6日晚,保利“近现代书画”夜场中的齐白石《“叶隐闻声”花卉工笔草虫册》,以及12月7日晚,出现在保利夜场的“十四世纪释迦牟尼”。

在顶级作品的拍卖现场,能真切地感受到资本的力量,“钱在这种场合已没有了概念,只是一长串数字。”在人挤人的嘉德夜场中,一位前来观摩“大观”气质的藏家向记者表示。当晚,李可染创作的《万山红遍》以5800万元起拍,经多位买家数十轮的竞夺,最终以1.84亿元成交。

同样火爆的场面还出现在保利的秋拍夜场,最为瞩目的是此前在内地多处巡展的齐白石《“叶隐闻声”花卉工笔草虫册》,该作共18开,这是白石老人留下的多幅草虫杰作中开数最多的一套册页,其中多开在各类出版物上出现过,为齐白石艺术风格成熟时期的作品,让不少业内人士拿其与2009年在保利秋拍中拍出9520万元的《可惜无声》相比较。考虑到当前的市场环境,此次《“叶隐闻声”花卉工笔草虫册》以6000万起拍,最终以1.15亿元成交,创下齐白石单件标的的世界拍卖纪录。

在《叶隐闻声》过亿成交第二天晚上,保利秋拍古董板块的“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Speelman秘藏梵像聚珍”专场,一尊“十四世纪释迦牟尼”再次过亿。该件标的体量大、工艺精湛,被世界顶级佛教艺术藏家所珍视,最终以1.035亿元成交,成为本年度最高价鎏金佛像。

张大千情书全数成交

今秋名家手书受到买家追捧,除了一张尺幅很小的晚清名士龚自珍的手稿拍到235.75万元的天价外,估价仅80万元的鲁迅16字《行书偈语》在匡时也拍出了304.7万元,后者还被业内人士认为卖价不理想。

而被谈论最多的当属保利推出的《情愫东瀛——山田家藏大千遗墨》专场,该专场齐聚84件拍品有79件是时年62岁的张大千写给日本女朋友山田喜美子的情书,最终全数成交,取得2043.1万元的成交额。有两封估价仅一万元的情书分别以86.25万和80.5万元成交。

此外,保利此前重点推出的“9件国家一级文物”全部成交,总成交额达4502.25万元。《梁朝傅大士颂金刚经》以400万元起拍,以2645万元成交,超最低估价6倍多;估价仅为45万元的《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三百八十一(敦煌写经)》以322万元成交,大幅溢价;而《妙法莲华经卷第六(敦煌写经)》和《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杂事卷第三十四(敦煌写经)》则以最低估价超100倍成交。保利古籍文献部总经理孟楠在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表示,成绩超出了他的预料,除了拍品质量,与他们在前期招商中花的力气也分不开。

王世襄旧藏以无底价起拍

本季拍卖中有一件王世襄的旧藏——黑漆描金彩绘青绿山水官苑人物瑞兽龙纹顶箱大柜,竟然以无底价起拍。保利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委托人为缅怀王世襄先生,此件顶箱柜为无底价起拍”。根据王世襄后来的回忆和当时的文字记录,该柜子是其于上世纪50年代初期向友人借了200元“巨资”购得。在本季拍卖中以1725万元成交。

“黑漆描金彩绘青绿山水官苑人物瑞兽龙纹顶箱大柜”的落款为“大明万历年造”。据王世襄生前推断,此柜可能是在清末民初从故宫流出,随后落入北京一行医世家。据中国文物研究所杨树森回忆,1982年王世襄将此柜暂存国家文物局红楼院内,1983年前后运回王世襄芳嘉园家中,因为当年的屋子空间太小,王世襄、袁荃猷夫妇将柜子放倒当床用,以至于黄苗子曾戏题对联“移门好就橱当榻,仰屋常愁雨湿书”,横批“斯是漏室”。

而在11月24日的中贸圣佳秋拍中,一尊王世襄旧藏“珍稀双色铜合铸释迦牟尼佛成道像”以专场的形式推出,这尊尺幅很小的塑像最终以2990万成交,此前曾于2010年出现在嘉德春拍时仅以408万成交。王世襄旧藏涨幅惊人的情况还出现在11月14日的中国嘉德秋拍上:在“逸庐——古器雅集”专场中,一件“大明宣德年制蚰耳炉”以460万元成交,上一次面世于2010年北京匡时秋拍时以173.6万元成交;另一件“清木胎加铜丝编织黑漆小箱”以184万元成交,2003年上拍时仅卖6.82万元。

《杂咏诗卷》文徵明尺寸 × cm:25 258

2015年内地秋拍成交前十

1。李可染《万山红遍》

拍卖行:中国嘉德估价:RMB68,000,000-88,000,000成交价:RMB184,000,000

2。齐白石《“叶隐闻声”花卉

工笔草虫册》

拍卖行:北京保利

估价:咨询价

成交价:RMB115,000,000

3。十四世纪《释迦牟尼》

拍卖行:北京保利估价:咨询价成交价:RMB103,500,000

4。潘天寿《劲松》

拍卖行:中国嘉德

估价:RMB68,000,000-88,000,000

成交价:RMB93,150,000

5。顾景舟制松鼠葡萄十头套

组茶具

拍卖行:北京东正

估价:咨询价

成交价:RMB92,000,000

6。文徵明《杂咏诗卷》

拍卖行:北京保利估价:RMB38,000,000-58,000,000成交价:RMB81,650,000

6。八大山人《松石草堂图》

拍卖行:北京传是估价:咨询价成交价:RMB81,650,000

8。傅抱石《郑庄公见母》

拍卖行:中国嘉德

估价:RMB 35,000,000-45,000,000

成交价:RMB79,925,000

9。清乾隆白玉双龙钮宝玺

拍卖行:北京保利估价:咨询价成交价:RMB74,750,000

10。李可染《昆仑雪山》

拍卖行:北京保利

估价:RMB 12,000,000-18,000,000

成交价:RMB70,150,000

白玉双龙钮宝玺清乾隆尺寸:印面8.2cm×8.2cm通高7.8cm

C 观察

行业将进一步洗牌

一场秋拍落幕,天价拍品频刷朋友圈。外界看到的热闹,往往是经过选择后呈现出的,其中的冷暖自知。

昨天,经营十多年的一家拍卖行的工作人员告诉京华时报:“拍完我就要辞职了,我们单位还有两位十年资历的老员工也马上要离开。”这家拍卖行的营业情况每况愈下,在艺术市场寒冬中,员工流动频繁,“就算征集来了不错的作品,招商也很艰难”。不少拍卖行选择停拍,或把一年两季改为一季,将力气花在一场拍卖上。今年传是就只拍了一季,“我们着力在秋拍,从最终3.25亿元的成交额来看,说明我们策略是没错的。其中,八大山人的作品取得的成交价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估。”传是拍卖书画部负责人陈小松向记者表示。

去年表现不俗的北京银座今年直接不拍了,“这种情况还会继续加剧,行业将进一步洗牌,小拍行越来越难熬,甚至解散。”一位资深市场人士说。

大藏家开始玩“跨界”

这季秋拍,让孟楠感受最深的是大藏家跨界购买拍品,“我经手的古籍善本部分,参与竞拍的不少是其他门类的资深藏家”。

保利拍卖古代书画部尚颢也表示:“买家的比率超过二成,而由古董、近现代书画转向购买古代书画的比率也是近两年最高。”同样,在书画和瓷器专场,也会看到一些其他领域大藏家的身影,除了像刘益谦这样的综合型“大拿”,其他藏家玩跨界的情况在往年并不多见。

其中的原因,有业内人士分析:“首先是藏家自身知识储备的完善;其次是在当前市场环境中,可能自己关注的领域东西一般,而其他门类出现了罕、尖、精的拍品,以至于将资金拿来买更值得鉴宝的;加之拍卖行对藏家的培养和引导,跨界也比较容易入门。”

未来日场更艰难

从各家拍卖行最终的成交率来看,日场拍卖的成交普遍在一半左右徘徊,卖得好的主要是精品扎堆的夜场和特色专场。

中国嘉德书画部总经理郭彤坦言“近现代日场与夜场冰火两重天”,“目前的资金状况下,日场部分的征集接下来会更困难,普通拍品藏家看不上、行家接不起,悬在半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