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网|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供求 >

香港苏富比明式家具春季拍卖 均来自亚洲

编辑作者:鉴宝网   浏览:172次

  艺术品拍卖:明式家具一直是收藏市场的热点。近日,香港苏富比透露,将在4月2日至6日举行的春拍上,推出“明式家具亚洲私人收藏”专场,包括8件套明式着地家具及10件案头家具,其中多件拍品堪称博物馆收藏级别。

  名家专场夺人眼球

  承接2015年秋拍“攻玉山房藏明式家具”取得“白手套”佳绩,香港苏富比将于今年4月6日中国艺术品春拍再接再厉,呈献另一套极为精罕的明式家具私人收藏,专场将包括8 件套明式着地家具及10件案头家具。本收藏源自亚洲,藏家多年钻研美学及中国家具史,善鉴好艺。今次推出的家具均购自世界著名明式家具商“嘉木堂”,全是同类型家具中的代表作,更难得的是大部分均有出版著录,并媲美世界各大博物馆收藏别例。本专场的亮点拍品为黄花梨攒接围子罗汉床,围子以攒接法将短材交织成晚明盛行的字纹,品相极佳。

  苏富比亚洲区行政总裁程寿康表示:“高级明式家具长期备受收藏界青睐及关注,是中国艺术中一项极为重要及高品位的收藏类别。此私人收藏的主人年轻时研读美术,收藏品位及要求极高,而是次收藏品均全数购自‘嘉木堂’。伍嘉恩女士为‘嘉木堂’主人,更被尊称为‘黄花梨王后’。伍女士的专业素养和独到眼光在中国明式家具收藏界享有崇高的国际声誉,为此私人收藏提供了博物馆级水平的保证。去年的‘攻玉山房’专拍好评如潮,苏富比能再度与藏家分享如此珍罕的明式家具私人收藏,我们感到万分高兴及荣幸。”

  其实在近年来的拍卖市场上,黄花梨的家具屡创天价,像在纽约佳士得2015春季亚洲艺术周拍场上,一套明式黄花梨圈椅,以968.5万美元成交,创造了黄花梨家具拍卖的世界纪录。当下西方家具也受到明式家具影响,北欧一些知名设计师就曾以毕生最经典的作品向明式家具致敬,丹麦家具设计大师汉斯•瓦格纳的“中国椅”就是其中之一。

  丰厚回报令人垂涎

  近年,业内人士把黄花梨称作“疯狂的木头”。尤其是海南黄花梨,从2002年每吨两万元,到现在每吨800万元,8年时间海南黄花梨的身价翻了400倍。在海南“兄弟”的影响下,越南黄花梨也沾光不少,价格也翻了几百倍。

  由于黄花梨本身色泽黄润、材质细密、纹理柔美,从而受到了明清工匠的喜爱。特别是士大夫与文人,他们对黄花梨木打制的家具异常宠爱。而这一时期的花梨木家具,无论从艺术审美、还是人工学的角度来说,都无可挑剔,可以说是世界家具艺术中的珍品。在明代之前,黄花梨是极其名贵的香料。在明代,皇室家族,达官贵人在厅堂摆设几件黄花梨家具,即使不用焚香,房内依然香气四溢。黄花梨木做的家具,很投合中国人的审美情趣。明代是中国家具艺术出现飞跃式发展的历史时期,家具的形式与功能日趋完美统一,明代黄花梨家具更将中国家具艺术带入化境。

  在前两年纽约举行的一场拍卖会上,一件长4.52米的黄花梨独板香案,以80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业内传出是一位中国买家竞得,加上运回国内的费用,这件黄花梨家具的成交价超过了7000万元人民币,而其在1996年从福建卖出时的价格只有30多万元人民币。

  据一位业内人士介绍,这件黄花梨家具最初是福建祠堂中的一件物品。当时,从福州卖到天津的价格是33万元人民币,后在天津以160万港元卖给中国香港的一位古董商,这位古董商又以200多万港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位美国藏家,后在美国丹佛博物馆展览。仅仅过了不到20年,这件黄花梨家具就给这位美国藏家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马未都先生曾在《百家讲坛》中介绍,一张黄花梨的床在明代值银12两,而当时的一个丫环还值不到1两白银,也就是说一件黄花梨家具可以换10多个人的身价。1996年秋,佳士得国际拍卖公司在美国纽约总部举办了一个中国古典家具拍卖会,这也是有史以来国际拍卖公司第一次举办中国古典家具拍卖会,世界各地收藏家300余人亲临现场,其中有几十位来自新加坡以及中国港台地区的华人。经过两小时的激烈竞争,107件拍品全部成交,拍品成交价四次打破历史最高纪录,有的竞超过估价的10倍。拍品中价位最高的是一件清代黄花梨大座屏,以100万美元被美国一家博物馆购藏,加上佣金,相当于1000万元人民币。

  从内地市场来看,上个世纪90年代,北京翰海、中国嘉德初次推出黄花梨家具拍卖。时至今日,黄花梨家具亮相中国拍卖市场已经有20多个个年头了,众观历届标王,黄花梨家具多次夺魁,屡次成为拍场焦点,它当之无愧地成为古典家具市场的晴雨表。

  优雅艺术东方哲学

  1944年,德国人艾克出版了《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一书,此书在西方国家广泛流传,中国古典家具引起了欧美藏家的关注。1985年,王世襄先生《明式家具珍赏》在香港出版,将海外中国古家具收藏潮推向高潮。

  明式家具被发现时,恰逢西方处于工业文明设计的鼎盛时期,大家对其设计风格和艺术魅力十分关注。在设计上也呈现了极简主义思潮,更多的是从工业文明转向对大自然的一种观察。明式家具的艺术形式又很简约,材料是自然和人工的平衡,同时也兼顾了艺术欣赏和家居使用的一种精妙平衡。它基本上是文化艺术和家居使用品并妙兼备的代表。

  综合来讲,明式家具处于一个早期外流、近年回流的过程,它的价值不是中国人自我炒作、宣传、推广的结果,相反的,它是墙外开花后,才墙内“香”,是自外而内的一股热潮。

  很多海外专家、学者与收藏家就是从王老先生的书里了解了故宫,了解了明清家具,了解了海南黄花梨,其中就包括被誉为“黄花梨皇后”的伍嘉恩女士。伦敦知名古董商乔瑟普•埃斯肯纳奇(Giuseppe Eskenazi)表示,过去伍嘉恩是他的客户,现在回过头来要她让家具给他,她也是“侣明室”主人菲力浦•德巴盖长期合作的家具收藏购买顾问。

  1987 年,伍嘉恩买进了一件黄花梨衣架,3 年后出让给叶承耀。2002 年,叶承耀调整藏品,将部分明式家具在纽约佳士得上拍,黄花梨衣架又被伍嘉恩竞得。但叶承耀对此念念不忘,后来又从嘉木堂购回。一买一卖,一卖一买,再卖再买,竟然是同样两个人的来回交易。每当提起2002 年的那场拍卖,叶承耀的表情总是十分复杂。

  明式家具的简约、雅致、含蓄、精巧,使其成为一种具有东方哲学美感的艺术形式,它是造型、材料和工艺的完美统一。造型艺术特质是它打动全世界的因素之一,国内对其认识尚显不足,更多的局限于材料。其次,材料是艺术形式的一个载体,明式家具在其使用上尊重自然,尊重木性,力求精准、简朴,呈现一种自然材质之美。另外,工艺制作的精巧、榫卯结构的科学合理更让其充满东方哲学意味,成为一个优雅文人艺术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