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作品“大眼睛”=500) {this.resized = true; this.width=500} else { this.resized = false; }">圆明园早期照片=500) {this.resized = true; this.width=5" />
鉴宝网|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艺术品走向大众化:影像拍卖的文化价值亟待挖

编辑作者:鉴宝网   浏览:815次

=500) {this.resized = true; this.width=500} else { this.resized = false; }">摄影作品“大眼睛”=500) {this.resized = true; this.width=500} else { this.resized = false; }">圆明园早期照片=500) {this.resized = true; this.width=500} else { this.resized = false; }">周璇旧照

来源: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记者 张妮]澳大利亚摄影师彼得·里克取景于美国亚利桑那州羚羊峡谷的一张黑白照片《幽灵》,近年以650万美元高价拍出,成为世界上最昂贵的照片。在中国,作为独立的艺术门类,影像艺术品拍卖也在悄然兴起。由于具有“直白”及受众面广的特质,未来有望撬动庞大的大众收藏市场,打破被神秘的高端拍卖垄断的局面。

周璇旧照拍出220万元创纪录

2015年,摄影大师汤姆·凯利拍摄的“红色天鹅绒上的玛丽莲·梦露”以11.5万元在中国成交,刷新了梦露单张照片在中国市场拍卖成交价纪录。被载入世界摄影史的“愤怒的丘吉尔”以22万元超过国外成交价,创历史新高。2011年,一组周璇影像一生旧照(1957张)以220万元成交价,创下中国影像艺术品的最高纪录。

摄影作品被西方当成艺术商品进行交易始于上世纪70年代。刚开始,像法国摄影大师布勒松的作品100欧元都不见得有人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照片有可复制性。为保证市场价值,影像艺术品收藏参照了版画的市场规则,对照片冲洗数量、质量进行市场规范性要求,比如进入市场的影像艺术品要有摄影师签名和版数的限量,照片的制作需要达到博物馆收藏级标准。

在中国,摄影真正作为独立的艺术门类进行专场拍卖是在2006年。当年11月23日,在北京王府饭店举行的拍卖会上,共132个摄影拍品成交率64%,总成交额256万元。其中被广为传播的“希望工程”的标志作品“大眼睛”以30.8万元成交,成为全场最贵照片。

那场拍卖的主办方、目前中国唯一坚持做影像拍卖专场的拍卖公司就是北京华辰拍卖公司。该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李欣就是十年前那场拍卖的组织者。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第一个影像拍卖专场成交额大概200多万元,后来单场能过500万就不错了,今年有一套作品就能达1000万元。从交易量、成交率、单价和品质来说,中国目前基本上可以跟欧美市场平起平坐。未来5年,影像拍卖将突破亿元。中国可能成为全球最大的影像拍卖市场。

好的摄影作品一定能在一瞬间触动你的心灵

摄影作品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中,主要分三大类:一是历史老照片(拍摄于1949年以前);二是纪实类摄影;三是当代影像,即用摄影作为媒介或载体进行再创作。与其他艺术品一样,摄影作品的市场价值主要看四点,首先是艺术性,艺术性越高,市场价格越高;第二,摄影师及被拍摄者的知名度,以及作品的传播力。买“名家名作”不会出错。第三,历史文献价值和文化艺术价值;第四,品相。

“真正好的摄影作品一定能在一瞬间触动你的心灵。”李欣说,带她进入影像拍卖的就是多年前看到的一张照片:一个9岁的女孩背着年幼的弟弟在洗米。在一个被遗忘的山村,依然有这样一群孩子在苦苦挣扎。为了能读书,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渴望和无奈。“好的艺术作品一定能唤醒你情感里最善的部分,而不是恶的部分。”

历史和文献价值在老照片中尤为突出。李欣举例说,日本侵华时在中国多地发动细菌战,但拒不承认。“我们在梳理老照片时发现了一个相册,里面有日军在北京天坛的生化基地的很多照片,包括细菌部队的实验室、士兵做研究的合影等。”日本宣布投降后,这个基地被日军彻底销毁。文字资料中有这个记录,但一直没见到照片。这本相册补白了这段影像史。从这个意义上说,“影像拍卖是小生意,大事件。”

这个“大事件”同样适用于中国拍卖行业。华辰拍卖公司董事长甘学军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受宏观经济影响,经历20多年爆发式增长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近年出现断崖式锐减,总成交额从550多亿元减到280亿元。其背后反映出拍卖行业发展的瓶颈,一是拍卖模式单一,即每年春秋两季在酒店做拍卖;二是拍卖内容单一,集中于珍贵古董。“我们把拍卖神秘化、高端化了。”甘学军认为,中国拍卖市场应把单一的嘉年华式拍卖变成日常拍卖,甚至未来80%以上的拍卖将在网上完成。同时,内容上要增加更多适合老百姓参与的中低端产品,“影像拍卖就是在做添加,做拍卖行业的‘长尾’”。手机摄影作为新的艺术表达形式,未来不排除在互联网上做拍卖。

价格随文化地位水涨船高

目前,影像艺术品的收藏群体主要是博物馆、文化基金等,个人消费占20%—25%,但未来可能会成为主流。摄影作品处于价值洼地,几千元就能收到增值空间较大的摄影史上的名家名作。这个价格很多家庭都能消费得起。这种需求会率先在文化底蕴较深厚、生活水平较高的城市启动。今年10月,华辰影像十周年庆典·杭州德龙特拍将在杭州举行。杭州德龙拍卖公司总经理吴小宁说,选择杭州的另一个原因是,G20峰会的举办将使杭州成为国际性城市和交流中心。影像艺术因技术的国际性和艺术的大众性,将成为杭州国际文化交流的助力点。

当然,作为新生事物,影像拍卖也遭遇挑战。李欣坦言,“2006年第一场拍卖就有7名摄影师联名告我们侵犯其著作权。”由于那次拍卖中有些作品是某位卖家从潘家园淘来的,而摄影师不理解,拍卖公司交易的是艺术品的物权而不是著作权,而且如书画门类的拍卖官司也早有案例。但由于影像拍卖是一个新鲜事物,法院还是用一年半时间审理此案,最终驳回了摄影师的请求。

直到现在,对于摄影是否是门艺术,还存在争议。有人认为摄影的门槛较低。“但真正懂影像的人综合素质很高,不仅要懂摄影还要懂艺术,还需具备美学、心理学等素养。虽然现在人人都可以通过摄影器材和手机拍照,但真正拍出能成为艺术品的摄影作品很难,要经过很长时间的积累沉淀。”李欣说。

在国际市场,当代摄影艺术品已成为主流拍品,但在中国,当代影像艺术品的价值还没有被挖掘。因为当代影像的艺术性需要具备一定知识储备才能解析出来。“什么时候当摄影回到美术史语境下,能跟其他门类平起平坐了,它的文化地位起来了,市场价格自然就起来了。”李欣认为,老照片是昨天,纪实性影像艺术是今天,当代影像是未来。“我们不能忘记历史,要活在当下,但如果一个社会没有未来,一定是没有发展的。今后,影像艺术发展的最大动力一定是当代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