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网|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2015春拍:天价背后冷热不均

编辑作者:鉴宝网   浏览:811次

随着上海春季艺术品拍卖市场落下帷幕,2015年内地春季艺术品拍卖暂告一段落。虽然京强沪弱的局面依然存在,然而投资热点已经从单纯的投资型向实用性、研究型转变,而京沪两地拍卖行在策略上则出现了明显的分化。

逆势而上各有热点

“2015年内地第一轮春拍,北京,以中国嘉德首场拍卖旗开得胜拉开序幕,嘉德顺利成交18.73亿元,相比2014年秋拍的17.06亿元有所增加。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嘉德有两件拍品超过亿元,潘天寿的《鹰石山花》高达2.79亿元,创造了潘天寿作品的世界纪录。李可染的《井冈山》高达1.26亿元,亦是天价。在当前相对低迷的市场环境中,可谓独占鳌头,超出了市场的预期。” 中国嘉德董事总裁兼CEO胡妍妍女士说,“嘉德的拍场上古代书画逆势走强,金农《华山庙碑》册以4025万元创金农书法拍卖价格纪录,郑重的《江山胜览图》卷以4600万元成交,乾隆皇帝的《仿赵孟頫汀草文鸳图》以1242万元成交。北京春拍的走势,已经从风向标——嘉德春季拍卖中看出端倪,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国书画市场依然会在合理的幅度内平稳增长,成交量稳居第一。尖端艺术品的成交趋向良好,经受得住市场的考验,‘天价’作品会偶然出现,符合艺术市场的常态。市场整体继续缩量,追求质量提升。”

如果京城的拍卖行打的是“集团战”的话,那么沪上的拍卖行则是“游击战”,通过具有特点的拍品来吸引藏家的兴趣。在朵云轩春拍中,第三度推出的品牌专场《朱昌言藏书画专场》,名家收藏专场,依然在平淡的市场中凸显魅力。工美20周年庆典拍卖引来众多买家和同业前往祝贺,人气旺盛。“我们今年春拍虽然只推出了4件赖少其的旧藏书画,但每件拍品都受到了藏家的追捧,特别是谢稚柳《山村飞瀑》以450万元起拍, 场内多位买家竞拍,拉锯5分钟后终以 910万元落槌,以1046.5万元成交,成为本专场首件千万元作品。项圣谟《临韩滉五牛图》的竞拍过程长达20多分钟,落槌价达到了1920万元。”

藏家心态微妙变化

虽然作为京沪两地的主要拍卖行的成交依然保持强势,但是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不完全统计,截至6月底,2015年春拍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成交额为211.62亿元,同比下降36.9%。

具体到各大门类来看,中国书画上拍92,818件,成交了27442件,成交率仅为29.57%,同比2014年春拍减少了22.15%,成交总额同比缩水了45%,仅为82.5亿元;瓷杂板块整体上拍水平也是参差不齐,精品数量不多,成交额同比下降31.9%,成交率同比下降13.3%,呈现全面缩水;而此前一度被寄予厚望的现当代艺术板块也表现得不尽如人意,成交额同比下降47%。

在整体市场出现“二八”分化的情况下,今年藏家的心态也发生着明显的变化,出手依然“阔绰”的刘益谦,在北京匡时的春拍中以1.29亿元买下3幅巨作。其中,《宋人摹郭忠恕四猎骑图》以8050万元刷新今春古代书画最高拍卖纪录;南宋《吕祖谦告身》、《司马伋告身》分别拍出2875万元、2012.5万元的成绩。而在上海的拍卖市场上,刘益谦的出手却相对显得比较“吝啬”,除了在上海工美竞拍过谢稚柳《山村飞瀑》,但未最终购得之外,很少看到刘益谦在今年上海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上有过大的出手。对此,刘益谦表示,“北京的拍卖市场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将依然成为了内地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中心,特别是拍品的征集力度、品质以及宣传策划上,将依然成为市场的关注点。”

相比北京的“大刀阔斧”,上海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则讲究“精耕细作”。朵云轩第三度推出的品牌专场《朱昌言藏书画专场》此次上拍作品共42件,都是首次亮相拍场的“生货”。最后,本专场以总成交额约1854.03万元,成交率100%,再获“白手套”佳绩。其中吴湖帆在1965年创作的《花木》立轴四屏以575万元成交。而从藏家的构成来看,许多“意料之外”的买家无疑是最大的看点。

上海泓盛推出的“周信芳旧藏专题”中,周信芳所遗留古墨28锭、砚台2方、印章5枚均由相声演员郭德纲拍得。郭德纲之后发微博称,“深夜瞻仰,不胜唏嘘。唯以此心,向大师致敬”;在上海工美的拍卖会上,“帽子哥”李笠在买下陈大羽的斋名以及沈尹默的成扇;蒋再鸣和曹向东在上海工美秋拍中,共同争夺傅抱石的扇面,最终被曹向东购得。这些原本与艺术品市场毫不相关的人,或者业内的专家纷纷参与上海的艺术品拍卖,显示出上海市场的拍品魅力丝毫不逊于北京,这种精耕细作的成交,其交割率无疑会更有保障。胡妍妍表示:“综观上海市场,其总体量与北京无法抗衡,各家公司,纷纷寻找除中国书画以外的‘增长点’,比如金石拓片、名砚古墨等小品类,深度挖掘, 关注小众市场,在竞争中开辟新径。”

未来行情或现分化

春拍的大幕虽然已经拉起,但是对于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参与者来说,接下去的走势依然十分受到关注。在判断未来行情的时候,有一个因素是必须被考虑的,这就是中国的资本市场,特别是股市的表现。今年的春拍之所以能够出现亿元天价,以及精品受到追捧的情况,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这轮牛市行情所带来的财富效应,也难怪有人在上海工美推出的陆俨少《万山红遍》和项圣谟《临韩滉五牛图》高价成交后,戏言这要感谢火爆的股市,买回去的藏家一定希望自己的股票能够继续涨。

然而,在此前的股市大跌中,一系列的非理性因素导致了许多投资者财富的大量损失,特别是其中还有不少是目前艺术品市场的参与者。在此情况下,我们可以判断的是,人们对于艺术品市场的热情,应该比春拍的时候有所降温。虽然,目前市场上也有声音认为,艺术品拍卖市场可以对于资金起到避险的作用,但是不容忽视的是,艺术品流动差的特点,对于许多在资本上市场已经“失血”过多的投资者来说,无疑是一大短板。特别是资本市场一旦出现反弹等情况,市场最需要的还是“子弹”。

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很难奢求下半年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带来更大的惊喜,一味依靠重量级拍品来追求高成交额的时代或者已经过去,对于拍卖行来说,追求的可能是高成交率,以及之后的高交割率。以上海艺术品拍卖市场为代表的“精耕细作”,特别是在藏家的多样化来源上,或者会在秋拍中的优势尽显。而对于北京的拍卖来说,名家特色专场依然是最大的亮点之一,但是成交屡屡突破千万元,甚至超亿元的场面,在今年的秋拍中,或许将更加稀有,而面对着拍后不付款或者付款慢的问题,有可能是两地拍卖市场都应该引起警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