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网|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当代艺术与文学跨界对话

编辑作者:鉴宝网   浏览:633次

方方、金宇澄、陈侗三人展开对话。

10日,著名作家、《上海文学》执行主编金宇澄,著名作家、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与广州艺术家、出版人、博尔赫斯书店创办人陈侗,在广东美术馆举行“文学艺术三人谈分享会”。在全长90分钟的分享会上,两位穿插于文学与艺术之间的作家,与一位广泛研究文学、影像、绘画等多种艺术形式的艺术家进行思维碰撞,为广州市民带来一场跨界交流的文化大餐。

在分享会上,方方表述,中国传统就有“诗画同源”的“文化基因”,而回顾当代艺术与文学的发展历程,也常常出现你追我赶的态势。而陈侗则表示,不但文学要从艺术中获取灵感,当代艺术也应该从文学中消解自身的“幼稚”。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绍强出席了本次分享会。他期望,美术馆未来不仅是美术展示的殿堂,还将成为“大文化”交流和知识的场域。

南方日报记者 杨逸 实习生 赵汝钿

谈传统

诗画同源是民族基因

10日上午举行的分享会,是广东美术馆近年久违的一场跨界交流活动。在不少人看来,文学与美术似乎是两个“泾渭分明”的艺术门类,彼此进行互动的机会并不常见。然而,在与会三名嘉宾的生活中,文学与艺术却充满着交集,也为他们的创作带来不少灵感。

上海作家金宇澄就喜欢为自己的文学作品配上手绘插图。读者在他的小说《繁花》和《洗牌年代》里,都可以欣赏到作家亲手绘制的作品。对于金宇澄来说,当遇到文字无法完全表述的情节时,绘画就是一个重要的补充。插图也会对他记忆中的重要场景起到保存记录的作用。

现为湖北作协主席的方方,也与艺术界常年保持密切联系。她所主持的著名文学刊物《长江文艺》,已与湖北美术馆合作逾四年,其封面插页均为美术馆的展览或作品。她在会上分享,自己最早的梦想是当一名美术家。女儿也受到她的影响而考进美术学院。

金宇澄则指出,在他们这一代人中,文学与视觉文化一直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从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海派艺术家一直在进行各种形式的艺术探索,而大量的经典文学作品,则是通过“小人书”的方式,为当时的青少年儿童所熟知。金宇澄本人就是其中一员:“我们没有受过专业的美术训练,但对文学与艺术兴趣的开端,就是来自这种‘社会教学’。”

“书画与文学本来就是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方方表示,文学与艺术之间的“跨界”其实由来已久:诗人大部分都懂得书画,而书画家也大多会吟诗作对:“这些原本都是文化人修为的‘童子功’,伴随着人们一生的成长。然而,现在这个传统缺失了,导致个体与艺术的距离越来越远,使国人无论欣赏趣味或基本素质,乃至整个‘文化基因’都受到影响。”

“这使我们成了‘半截子人’。”金宇澄也对这一现象深感惋惜。他认为,传统文脉的缺失,导致当代文学缺乏汉语自身的魅力,越来越流于“翻译腔”。对此,金宇澄努力从方言中寻找鲜活的语言,为当代小说增添活力。

谈创新

美术为文学注入新动力

文学与艺术之间,不但享有共同的文化源头,他们在发展过程中也在不断互相启发。金宇澄坦言,他写的小说得益于印象派画家马奈的作品。“马奈笔下的裸女选择以社会底层的为题材,在当年引起很大争议。但这给我带来启发:海派文学作品为什么非得关注30年代的大家闺秀,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写一些底层的卑微个体?”他说。

方方本人曾以《行为艺术》为题创作了一部小说作品,作品后来还被改编成电影《蓝色爱情》。这部作品的灵感,就来自于她从广州美术学院搜罗到的当代艺术素材:“艺术家的思维方式和文字工作者非常不同。我也经常会到美术馆看展览,这些作品常常能给我们打开思路,带来不少惊喜。”

湖北美术界也对方方的文学创作带来巨大影响。“有人说,文学是艺术之母。作为中国更传统的艺术样式,与其他艺术相比,文学偏于保守,生长也很缓慢。而当代艺术有时虽然很粗糙,但他们的理念能够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方方分享道。

不过,身为艺术家的陈侗,却更喜欢与朋友讨论文学,他本人也长年涉足文学写作、翻译出版:“正因为当代艺术的作品常常很幼稚,我们去接触文学的目的就是要避免幼稚。”他表示,很多艺术家只能浅尝辄止,如果不去“跨界”接触其他领域,就不清楚自己的局限所在。

“当代美术强调理念先行,然而,文学很多时候却是批判理念先行。”方方表示,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文学与艺术之间的互动出现了新的变化,作家的先锋性与开阔性开始超过美术家。“文学与美术之间仿佛在比赛。”但金宇澄更怀念上世纪80年代的文坛氛围。他认为,随着越来越多文学作品的影视化,作家对语言形式的创新追求反而被冲淡,“大家都希望更加故事化,却使很多新颖的语言形式消失了”。

值得一提的是,方方与金宇澄的多部作品都被改编为电影。金宇澄的作品《繁花》正由王家卫执导。进入新世纪以后,文学与艺术将何以“再续前缘”?“现在全国都开免费的美术馆,出现了很多策展人,相信这在给美术带来活力之余,也使文学与艺术之间的碰撞更加活跃。”方方期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