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网|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吴冠中等人创春拍纪录 与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何

编辑作者:鉴宝网   浏览:518次

张大千《桃源图》

作者:韩业庭

4月4日,保利香港春拍,吴冠中作品《周庄》以2.36亿港元落槌,创造了吴冠中个人作品的拍卖纪录,同时刷新了中国现当代油画最高纪录。业界普遍认为:“这次成交将会带动中国艺术品走进崭新行情。”相距不到一天,4月5日上午,香港苏富比中国书画春拍会上,张大千的《桃源图》以2.7亿港元成交。在同一季春拍会上,赵无极的两件小作《百合花》和《阳光穿越林间》分别以1770万港元和3000万港元落槌。

近年来,张大千、吴冠中和赵无极可谓是艺术市场常青树,作品成交量和成交价格均非常可观。从艺术风格和发展道路上来看,这3位艺术家并无很大共性,不过有心人可以发现,他们均和法国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有着很深的因缘,他们都是从这家博物馆走向辉煌。

西方博物馆的亚洲艺术收藏大致有两种模式:英国和美国一般在大博物馆设立分部展示亚洲藏品,而欧洲大陆更倾向将亚洲艺术独立出来,设立专门的亚洲艺术博物馆。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和吉美博物馆是法国巴黎亚洲艺术品收藏领域的两大博物馆,集美博物馆的藏品跨度较大,而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则以中国藏品为主。

1896年,金融家赛努奇在生前将他的亚洲收藏品以及私人住所全部馈赠给了巴黎国立博物馆,1898年,巴黎市专门为这批展品创建了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又名赛努奇博物馆)。与世界上其他亚洲艺术博物馆不同的是,该馆不仅收藏中国古代文物,而且很早开始收藏并展出亚洲当代艺术品。

1933年,由徐悲鸿和安德烈·德札鲁阿共同策划的首届中国当代画家作品展就是在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举办。该馆策展人瓦蒂姆·叶利谢耶夫于1941年担任副馆长,1952年后担任馆长。1944年至1946年期间,他往返中法之间,结识了赵无极等艺术家,回到巴黎后就积极举办展览向法国介绍他们,并在巴黎为他们举办展览。

1946年,26岁的赵无极还没有任何知名度,甚至还没有到过法国。然而,当时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便动用了一整个展厅给他做个展,并极具前瞻性地指出赵无极今后会取得极大的成功。这是赵无极在国外的第一个个展。赵无极1948年抵达巴黎后,经常造访该馆,和博物馆有很深的情感。2016年1月,赵无极遗孀弗朗索瓦·马凯女士向博物馆捐赠一批赵无极创作的素描、水彩、水墨等纸上作品和瓷画,以及赵无极个人收藏的铜器、陶瓷、玉器和友人画作等,共计38件作品。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计划于今年6月24日至10月23日期间举办特展,向公众展示这批艺术品。

同样在1946年,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为张大千举办个展,这也是张大千的作品第一次亮相欧洲,此后博物馆又多次展出过他的作品,向西方艺术界大力推荐张大千。为了感谢伯乐之情,张大千于1953年向该馆一次性捐赠重要作品73件,其中包括1946年展出过的33件。

对于当代东方艺术,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虽有超前的学术眼光,在推荐艺术家方面却十分谨慎,只举办最高规格的展览,从不接受商业展览,坚持展览的学术性、前瞻性和独立性。近30年来,博物馆很少举办艺术家个展,而是推出以梳理艺术史为目的的主题展览,例如“吴哥窑考古展”“艺术与禅——日本艺术品展”“中国北齐时代佛像展览”“四川三星堆考古文物”“六个世纪的中国艺术——明、清时代中国绘画精品展”“台北故宫珍宝展”。

博物馆同时收藏和展示古代文物和现当代艺术,目的是为了给观众一个较完整的历史观。1993年,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为吴冠中举办个展。博物馆对具备法国留学背景的吴冠中一直非常看好,预见到他的中西兼容终有大成,为这位当时已经73岁老人举办“当代中国画家——吴冠中水墨新作、油画及素描”展览,极力推崇他的艺术。为了感谢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对自己艺术的欣赏,展览后吴冠中向博物馆捐赠了一批作品。2002年,吴冠中当选为法兰西学士院艺术院通讯院士,成为全球获此崇高荣誉的首位中国人,这和1993年的展览也不无相关。

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缘何具有如此慧眼和前瞻性,向世界推荐的中国艺术家均获得巨大成功?2015年,时任馆长克莉丝汀女士这样回答:“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重视展现中国传统绘画的延续性及其在西方影响下发生的转变,同时也很注重展示亚洲艺术新的发展趋势。在展出的大多数画作中,中国画家均在西方绘画技巧的基础上融入了自己新的理解。”“我们对中国从古代到现代当代的艺术演变过程进行呈现,表现新一代艺术家对传统思想和艺术的继承,而并不仅仅是对传统绘画进行临摹。我们对绘画作品的考量一直是具有历史延续性的。”

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并非简单地重现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轨迹,而是记录和梳理中国艺术从古到今的演变和升华。2014年,时值中法建交50周年,该博物馆举办了“白明:绘画与瓷器展”,向世界展示了中国当代艺术中的传统墨迹,并将这种时代思想与传统材料结合的艺术创作方式深深地烙印在了当代艺术的发展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