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网|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收藏投资 >

泰山石刻将开启最大规模保护 立项报告已编制完

编辑作者:鉴宝网   浏览:523次
”将来,泰山经石峪石刻将会焕发出原有风采

文/片本报记者 薛瑞

泰山经石峪石刻为人熟知,但历经千余年风雨侵蚀,表面刻经面临表层片状剥落、岩体断裂、植物病害等多项问题,其保护工程正式提上日程

目前,《泰山经石峪石刻保护工程》立项报告已编制完成,将报送国家文物局批复经批复后,泰山有关方面将对经石峪金刚经石刻,展开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保护工程

由于保护涉及黏合加固、环境监测等多个领域,对保护的要求非常高,因此前期基础工作难度很大

石刻表层片状剥落,部分石刻岩体断裂

4月7日上午,记者来到斗母宫东北侧经石峪石刻,石刻周围由石栏围了一圈表面刻字为红色,与右侧相比,左侧刻字已经有些模糊不清,有些位置石头呈黑色,部分岩石出现断裂情况,周围山体缝隙中还长着不少植物

泰山景区文物宗教局工作人员介绍,经过相关专家现场勘察,对经石峪目前出现的病害进行了分析,存在水垢结壳、表层片状剥落、岩体断裂、植物病害等几项问题,严重影响了经石峪石刻的保存和展示

由于温差应力、酸雨等环境因素,石刻表面出现大面积表层片状剥落,甚至导致一些石刻字体出现残缺“岩体部分已经断裂,这对于经石峪石刻的稳定性会产生严重威胁而从山体缝隙里长出来的这些植物,一旦根系发育钻到岩石内部去生长,对石刻本体的保存会产生严重的安全威胁”工作人员介绍

如今,刻字磨损程度日趋加重,每逢雨季,边上石坝容易出现漏水,岩体表面则受到微生物和苔藓侵蚀随着工业化程度提高,空气中二氧化碳、硫化物含量增多,使得石刻风化速度加快而烈日暴晒、大雨骤降等无法控制的外部环境因素,更加剧了对经石峪石刻的伤害

砌石坝、灌注、描红,景区曾多次采取措施

经石峪岩体属黑云母石英闪长岩,岩石呈淡白色,风化后呈褐色,对比明显,十分影响石刻美观为了延长经石峪石刻的保存寿命,减缓经石峪石刻的风化速度,对经石峪展开抢救性保护迫在眉睫

目前,由泰山景区文物宗教局负责编制的《泰山经石峪石刻保护工程》立项报告已经完成,正在进行审定,将报送国家文物局批复经批复后,保护项目才能全面展开不过立项报告的完成,标志着搁置多年的经石峪保护项目,被正式提上日程

为保护经石峪石刻,景区曾多次采取措施1967年,景区在石刻北部砌石坝,改水道于石刻西侧;1982年,在石刻周围筑石栏,防止游客进入任意踩踏;2002年,对裂隙发育的岩块和即将剥落的风化岩片,进行灌注粘接处理,并采用有机硅涂覆表面,给石刻“穿”上一层防护服泰山景区每5 年左右,要把刻字定期描红一次不过有些措施属于化学保护措施,专家并不支持,而且效果无法长久

文物宗教局副局长武玉亮表示,与历年保护措施相比,此次项目比较浩大,更科学,更全面细致,前后时间跨度也会比较长,而且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保护项目

涉及多个学科领域,前期基础工作难度大

3月28日、29日,中国文物信息咨询中心、国文科保(北京)新材料科技发展公司三位专家,先后对经石峪进行了现场勘察、调研和论证专家论证后认为“泰山经石峪《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石刻级别之高,价值之大,国内罕见,修复保护时不我待,且要慎之又慎”

其实多年来,经石峪石刻保护工作都是泰山景区的一件大事,也多次邀请专家进行现场勘察,但由于涉及《文物保护法》审批程序,不得擅自维修,以及涉及新材料黏合加固技术、数字化保护技术、环境监测技术等多个学科或领域,致使项目一直未有实质性进展,一直搁置了下来

“要对各种病害问题进行前期检测、调研分析,不同专家的保护建议也不同,有的保守,有的建议大修,这都要综合评估”工作人员说,根据文物法要求,保护项目不能对本体造成危害,要保持文物原状但只要开工,石刻原貌肯定会有所变化,两者是相冲突的,开展实际保护措施前的前期基础工作,就是想象不到的庞大繁琐“有些地方原本没有刀口,但修起来可能会有刀口仅仅是达到这一项要求,就难之又难”

保护前先做实验不能危害本体

前期分析还包括对大字石坪的岩性成分、硬度、密度等物理指标进行测量,对纳米渗透修复技术和加固岩体层面技术进行调查及运用,在对本体不造成危害的前提下,还要具有可逆性

在修复正式开始前,专家必须先在石质、环境相同的区域选定一小块实验区,就修复、修补、固定及运用选定新材料等问题进行实验性研究、观察、分析、确认,在全面掌握各类数据、材料的基础上,再合理制定保护方案仅仅在这一小块区域“做实验”,至少就需要一个月之久

武玉亮说,研究刀法、填充材料、判断填充材料是否符合要求、研究环境对填充材料的影响,每个步骤都是仔细活儿“对于每一个刻字来说,都要先研究刀法,再填色每个刻字的刀法及工艺、传统填色可能都不同,这是个很复杂的判断过程

本报记者薛瑞

泰山金刚经石刻为我国规模最大

经石峪金刚经石刻,面积2064平方米,是我国现存规模最大的佛经摩崖刻石,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泰山斗母宫东北部经石峪东侧缓坡石坪上自东而西刻《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计44行,每行字数不等,最多一行为125字,共刻2799字,字径50厘米原隐藏于一小瀑布下,藏于水下约千年,后经泉水改道,才暴露出来

石刻经历经千余年风雨剥蚀、山洪冲击等,现已磨灭剥落过半,仅存1069字经石峪石刻书法纵逸遒劲,约镌刻于北齐,多认为系北齐安道一书,以隶为主,富于变化,兼有楷、行、篆、草的意志,结体宏阔自然,用笔苍劲古拙,神采潇洒安逸,丰润雄浑清代康有为誉之为“榜书第一”,《书法律梁》称其为“大字鼻祖”,历来被视为“榜书之宗”本报记者薛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