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网|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收藏投资 >

倩菴写《梅花图》四箑

编辑作者:鉴宝网   浏览:644次

据《梅景书屋书画记》自叙二,吴夫人潘静淑记载:“余结(衣离)时,湖帆年才二十二,日夕熟视其伏案不倦,习书临画,未尝一日辍。或撄小恙,亦不释卷,真所谓寝馈于斯者也。其嗜书爱画,出于至性。”从此可见吴湖帆对字画的爱好,尤为至情至理。他一生有收贮画梅名迹之雅。因此嗜好而取其居名曰:“梅景书屋”。尽管主人嗜梅而不种梅,但笔尖却向梅花开。

吴湖帆绘《梅花图》扇面(现藏于上海博物馆)

现藏于上海博物馆的四《梅花图》扇面,图录于澳门艺术博物馆2014年《梅景秘色——故宫、上博珍藏吴湖帆书画鉴赏精品集·下卷》。此四株梅花是辛未(1931年)秋日吴先生题为“子义五哥”所作。整体用没骨法一气呵成、一意贯穿。便面纸一般不吸水,故梅花主干上留有水墨遗下的较短的扇面摺痕。别有一种风调。四箑的右下方均钤有一正方押角“魔乐”朱文印。此印于吴先生的字画上甚少见。

吴先生倩菴自述“余自小即爱画若命。”他的梅花画法,出自清金俊明和清罗聘。咸誉金孝章工画梅,尤孤芳独擅,可与郑思肖的兰比之;其所绘梅花,历来叙说善以干笔惜墨,独标逸韵。足称杨补之、王元章后梅花知己。倩菴的墨梅颇有此风范,自写其品格。即便是墨采奕奕,然不似金氏的墨梅墨色略重。红梅和白梅两扇均取法罗两峰。红梅的枝干与梅瓣皆没骨,梅干设墨点。显出红梅娇媚的一面。画梅干一笔出之,阴阳凹凸尽显,较罗两峰高明。白梅的画法与罗聘同。而无罗氏那样过分缜密的法度。罗聘画墨梅避开常见的水墨撇写之法,别开生面用工笔双勾的白描画法描写梅花,以虚兼实,意在展现梅花的清冷。吴先生的四梅花回无俗韵,构图各异,极有创见。其初习书摹画时,尤为注重古法;随后过目大量的字画,练就了独到的鉴赏眼光,而于绘画创作上方能匠心独运。

据《吴湖帆文稿·吴氏书画》部分吴潘静淑自叙说:“一悉以搜罗法书名画,每至倾囊,甚或典釧,不惜也。故十余年来所获唐宋元明清诸贤名迹几三四百本。复因历岁荒歉,所入渐涩,不得已乃举之易米,如此则必唏嘘忆惜者累日始释,是亦恒情也。”在吴倩大量的书画藏品中,单以梅花为主题的就有二十余件。除了宋汤叔雅的《梅花双雀图》之外,主要是明清的画梅名家。有金孝章的梅花册、梅花轴,有罗两峰的梅花轴、梅花手卷,还有陈老莲的《梅石幽禽图》轴等等。又据吴潘静淑曰:“年年元旦,湖帆必(与其共)读明金孝章画梅《群芳合璧图》册。”足见倩菴喜梅爱梅之心,充分展示了一位长期投入古书画鉴藏大家的意趣所在。

若将倩菴的四梅花便面分为上下、左右两组,并列展开观之:一组为墨梅,另一组为着色梅。两幅墨梅均为老枝和新枝交叉,皆由左向右出姿,画法稍有不同。一墨笔写意老梅干,内侧略有勾勒,以写兼工;而另一墨笔写意梅干,梅瓣勾勒,为白描。线条流畅,此尤其杰构。另两幅着色梅花均自右往左出姿,一为红萼,一为绿萼。绿梅的新枝从老干后伸出,梅花干子上染有赭石加墨色,枝干上设墨点;而唯独红梅是一老干,干子仅用墨色一笔而过,技法纯熟、笔触秀润。严格说来,四株梅花中唯独绿萼的梅干设色,其余三株的梅干均为墨色;也唯有绿萼的花蕊点了浅墨绿,其余的花蕊均用墨点代之。构图上唯有红梅出一枝老干,尔其余三株皆为新老枝干互生。

细赏之,两幅墨梅与两幅着色梅花上下左右前后呼应。不仅构思精巧,且极具动感。

历来诗人墨客盛赞梅花雪骨冰魂。这里转引吴大澂语:“替花写照不為难,难把心情入画看。”由此联系到吴君湖帆先生梅花四扇上摘录的四首词句,分别是宋代的词人周邦彦、姜夔、史达祖、吴文英。

前一,没骨墨笔梅花。 录周邦彦词《花犯》句:“但梦想,一枝潇洒,黄昏斜照水。” 从林逋名诗《山园小梅》诗句“疏影横斜水清浅”化出。词句的脉络有跳动之感。词人借梅花为陪衬,表达了自己只能在梦中去见那枝黄昏夕照下横逸凄清的梅花。词人和画家梦中之梅影与现实中的梅花遥相映照,是自我的抒发。 笔墨照应之处,委婉曲折。倩菴吴先生的墨梅落笔于周美成的“过去、现在、未来三段式”的未来结拍:梦见得一枝横斜的梅花,在淡淡的夕照中,对着自己水里的影子。吴先生的墨梅老干上发出一新枝,从而与老干紧倚,颇有昔日玉人相偕、摘梅清赏的光景。“一枝潇洒”,既写了梅花,也透出作者自己的景况。就画家和词人都十分讲究的技法而言,确是大可玩味的。

接二,墨笔白梅,一枝没骨(花瓣作墨线勾勒)新梅在老枝后开放。录千古咏梅绝调姜夔词句《暗香》(语出林逋《山园小梅》句“暗香浮动月黄昏”):“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篴。”可见词人有许多美好的记忆,是与月下赏梅分不开的。吴倩所画的白梅正是旧时月色旧家笔,一花一干留古春。词人与画家写尽梅花的神韵和高品,烘托出梅花的清逸诗画之境。堪称寄意题外,蕴涵无穷。姜尧章写一气流走的豪情,为铺垫梅花而设人间清欢之情景。词人和画家两者的精神与梅花融为一体。 一声“旧时月色”、“梅边吹篴”,何等之雅兴和情致!词人因梅发清兴,而画家又借梅起兴。用笔淡雅、素洁,表现出梅花的清高绝俗、虚幻无实的超凡境界。

再三,没骨着色红萼。录史达祖词 《瑞鹤僊·赋红梅》句:“厌从来冷淡, 粉腮重洗,胭脂暗试。” 词人工於咏物,用白描手法刻画细节。写梅花重洗春风面。史邦卿是南宋词人中灿若群星之一。然而他一生所经历的升贬荣辱,使他的心灵倍加沉重。这里把美人比作梅花,被弃置的冷落。在孤芳自赏中,“粉腮重洗”、“胭脂暗试”。一花独放的孤寂,是他心境的形象写照。倩菴以胭脂染于曙红装扮了梅花“众芳摇落独暄妍”的冷艳悦目,却不失其经久不衰的秀逸苍古。

后四,没骨着色绿萼。录吴文英词《解语花·梅花》句:“酥莹云容夜暖,伴兰翘清瘦,箫凤柔婉。”这是吴君特流连风景的作品。喻梅英之性情,如兰之清华朗润。光洁如玉、柔媚若晚霞般的“酥莹”,写梅花的妍蒨之美。吴先生湖帆所作的绿梅,点墨淋漓处浓淡相间,半明半暗;似“云容”般古雅恬适。古拙沉着的石绿使梅花临风而无瘦态,但觉暗香溢于楮墨间;梅花仿佛是在“夜暖”的空间,似洞箫声中传来的凤之“柔婉”。

襟怀平淡品清俊。一代书画艺术大家吴湖帆先生风雅嗜古,绘制了梅花的多情,衬托高洁于简劲之表。描绘四株梅花更为唱和词情,寄意含蓄、想像飘忽。用笔墨捕捉了梅花最为动人之处——它的枝干与香味。但觉意境之高超与娇美,梅朵之幽韵与冷香。是为世所稀。

来源:东方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