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网|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收藏投资 >

谁制造了PK周春芽的农妇画家

编辑作者:鉴宝网   浏览:164次
扣除出售画作的基本材料费(画布、颜料,约20~50元),农民画师能得到全部收入

孙行之

最近,“农妇200元作品PK500万大作,当代艺

术又被打脸?”的帖子在朋友圈热传文中称:青岛平度市万家镇马二丘村的农妇王珍风仅有小学二年级文化水准,“自2015年1月拿起画笔之前,从未画过画”,却画出了媲美当代艺术家周春芽的作品

“桃花”、“绿狗”是周春芽的重要系列,网文选择了王珍风作品中的“桃花”和“白狗”与之比较,并断言“买王珍风画的希望欣赏、买周春芽画的则希望从中牟利”类似表述,击中了很多人对当代艺术及其高价的疑惑心理,影响远不止于艺术圈

“王珍风的作品已经全部被收藏,一张也没有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顺着发布帖子的公共微信号“艺非凡”,找到了上海艺梵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客服人员这样回答

记者继而发现,这些帖子及画家王珍风的背后,是一个名为“鸿禧艺术教育研究中心”的机构,该机构曾在上海开设教学绘画班中心所长林正碌及教师、王珍风的女儿王亚飞,目前正在福建南屏漈下村教授村民绘画过去一段时间,林正碌和王亚飞通过朋友圈和微信公号文章推广、销售画作

神奇教学法“PK周春芽”

几经周折,记者30日下午联系到王珍风本人她声音响亮,口音浓重,记者通过女儿王亚飞的转述才能理解她的意思:“刚开始画画觉得很简单,后来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多,渐渐觉得难了”她说,自己拿起画笔一年有余,每天作画3小时“画画是闺女教我,闺女帮我卖掉的”这是记者唯一直接听懂的话

王亚飞是鸿禧艺术教育研究中心的绘画教师,也是在家乡教授母亲王珍风及其他村民画画的人她毕业于南通大学美术学院,是一名科班出身的艺术生两年前,林正碌将她带入绘画教学领域

林正碌是“海安523文化产业园艺术总监、上海鸿禧艺术研究中心所长”

在《艺非凡——林正碌访谈》一文中他说:“在2003年至2007年,我在深圳大芬村油画村、厦门乌石浦油画村、莆田油画村的策划上都投入过大量精力”这个微信公号的另一篇文章则提到:”林正碌买卖行画的生意一度十分成功,出口量最高的一年能达到1.5亿元“但如今他面对《第一财经日报》说:“大芬村的画是没有任何艺术价值的,这种行业现在已经出局了我所提倡的理念才是对行业的颠覆”尽管如此,人们依旧能在他组织农民学画、销售画作的过程中看到一个商业熟手的影子

林正碌对自己的影响力颇为自信”我能够3个月中改变一个村子的生态”他对《第一财经日报》说在昨天下午发给记者的短信中,他称自己能教人“一周之内就能独自画出非常好的作品”屡次发布林正碌与王珍风信息的微信公众号“艺非凡”称“4次破产、一天没学过绘画的他,却一分钱不收,教会了5000人画画”

林正碌引以为傲的教学方法强调“让每个人自然而然画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只要拿起笔来,就可以来画画我们不是教授规范,而是塑造人格完善、个性独立”

此前,这家机构还在青岛平度马二丘村、青海玉树下拉秀乡等地教学过去3年,林正碌在几个村庄建立了强大的教学网络以及销售渠道,召集当地一些农民作画并为他们销售作品林正碌本人亦在上海举办过艺术展

“这是一个新的时代,微信平台是非常有用的,我们不光使用微信平台推广,还能让一个农民自己开通微信,自己推广”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林正碌这样说道当被问及“PK周春芽”一文的时,林正碌回答:“我不知道这篇帖子是谁写的我也不会说这个,但是王珍风代表了中国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画家的新现象,她远远比某个走红艺术家有价值”然而,早在2014年3月,林正碌就发表过署名文章《王亚飞点穴周春芽——绝杀没商量》,拿王亚飞的桃花画作对比周春芽,认为周远不及王

随着信息的扩散,被林正碌说来“两三个月就已经学到这种程度”的王珍风作品,售价已达每件1000元,并且大有“一画难求”之势“我怎么教学,不可能电话里就让你知道我只能告诉你,桃花是司空见惯的东西,人只要拿起笔来就能画”

“林正碌教学生,总是让他们找到两个块面之间的交界线,而不是从勾勒轮廓入手我觉得有一定道理”曾目睹这些农民作画的艺术评论家朱其,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粗略透露了林正碌的教学方式

村里的神秘来客

林正碌和王亚飞介绍:画室中的学员都能免费创作作品全部寄放在画室,通过微信平台销售,价格公开

“林老师那里一切都是免费的,我们的画都由林老师定价”福建屏南县漈下古村的村民黄余清对《第一财经日报》说她在村里经营一家小超市,去年11月开始学画在她看来:“林老师很伟大”

评论家朱其曾前往黄余清所在的村庄,并收藏了黄余清的一幅画“教学这块,确实是免费的材料和场地可能有企业赞助,当地政府觉得不错,也会资助一些钱”他说王亚飞则告诉《第一财经日报》,项目得到了福建省宁德市屏南县以及双溪镇政府的支持

黄余清介绍,林正碌去年9月到他们村上,一开始只有一些孩子来学画“慢慢地,大家发现那里学画画还不错,家长就跟着孩子一起去了”

黄余清是最早的学生之一,每天晚上都会到画室坐3小时在她看来,林正碌的教学以鼓励为主,不管画得好不好,他都会称赞,并让学生大胆作画

相同的方式也被王亚飞采用2014年,他从上海回到家乡青岛马二丘村教农民画画母亲王珍风成了她的第一名学生,第一幅画就成功出售这影响了周围的村民,陆续有学生前来学画

只是,在王亚飞看来,彼时村里的气氛并不适合开展美术教育那一年开始农忙的时候,王亚飞离开了家乡的画室,来到福建南屏漈下古村与林正碌会合

谁在收藏农民画

“王珍风的现象说明人人都可以成为艺术家她代表着一个新的时代的来临,就像瓦特先生的蒸汽机你说王珍风有价值?还是周春芽有价值?”电话里,林正碌这样问记者他采用的话语体系,让人想到他2005年写的一本书《数性宇宙论》,“这本书是对哲学的一种突破史无前例,超越任何哲学,我至今这么认为,没人看得懂”林正碌曾这样说

乍一看,王珍风的画作的确与周春芽有相似之处“两幅相似的画作,其价值就应该相似吗?”评价一位艺术家的成就,需要看很长一段时期的表达语言“独创”与“模仿”,在当代艺术的评判体系中也有云泥之别林正碌认为周春芽所受的“落后的”教育模式,决定了他“一辈子都在学别人”艺术界则认为,周春芽创作多年的“绿狗”与“桃花”,革新了中国式写意的表现手法

究竟谁在收藏这些农民画呢?“都是艺术家和艺术圈的人”林正碌与王亚飞的回答很相似他们帮助农民画家推销画作,也教他们自己推广作品,并开通微信公号黄余清告诉记者跨过这一步,她知道了究竟谁对她的画作感兴趣“林老师说,我们农民从没有画画的基础是最好教的,就是要发展农民的思维”黄余清回忆道

在朱其看来,画室中这些农民画的成功之处可能在于他们的画风与现在流行的艺术审美恰好契合“现代绘画也不要求精细和写实这些画作带些表现主义和装饰主义,农民经过短期训练恰好能够达到这种程度,再深入下去就画不好了”他用“歪打正着”一词解释这批农民画目前受关注的原因

黄余清是村子里为数不多被林正碌直接介绍给藏家的画家朱其指出,出现在大家眼前的画家仅仅是一小部分“大概100个人中有七八个吧大部分水平暂时不行,而且发挥不稳定再深入画下去,专业训练肯定是需要的”

“我们的教法是让每个学生有自己的特色与技法你所说的构图与色彩规律都是被规范的、标准化的,生产得再精密也不是艺术品”接受采访时,王亚飞说